上海降低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等级
来源:上海降低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等级发稿时间:2020-03-31 11:21:04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分析结果也与武汉实际解封计划一致。根据安排,从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将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

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主要是由互动驱动,这可能因接触者的年龄和位置(即学校,工作,家庭和社区)而异。在疫情大规模持续暴发的背景下,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模式将大大偏离其基线状况。在武汉发生疫情后,增加物理距离的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学校和工作场所关闭以及鼓励公众避免拥挤场所的健康促进措施)旨在彻底改变社交混合模式。

模型研究:减少社交的干预策略对中国武汉市COVID-19流行病结局的影响

研究模型还表明,这些增加人与人之间物理距离的策略,其效果随年龄段的不同而不同。发病率的下降在小学生和老年人中最显著,而在工作年龄的成年人中最不显著。

研究者建立了针对特定年龄和特定地点的传播模型,以评估在学校和工作场所关闭的不同情况下,武汉疫情暴发的发展轨迹。

2019年12月,湖北武汉暴发了新冠疫情。此后,国家和地方层面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应对疫情。2020年1月23日,武汉执行出行禁令,所有人未经授权不得出入武汉市。随后类似的控制措施扩展到了湖北全省。

这一人类史上最大的隔离事件,让中国新冠肺炎感染者减少了七十多万人,对疫情的遏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为全国乃至全球赢得了宝贵的时间。那么武汉封城及停学、停工等隔离措施对武汉本身的疫情防控起到了什么作用?封城又应该在何时取消?

使用表中提供的文献中的参数,研究者模拟了疫情。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8日9时30分左右,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到595800例,死亡病例27333例。中国以外单日新增确诊病例逾6.4万例;累计确诊逾51.3万例。

研究者根据感染状况将人群分为易感性(S),暴露性(E),感染性(I)和排除(R)个体,并根据年龄分为5年范围,直至70岁,外加一个年龄段75岁及以上,总共分出16个年龄组。易感人群在接触传染性患者后,会以一个相对固定的速率被感染,随后康复或死亡。在整个传染病流行过程中,研究者假设武汉是一个封闭的系统,人口恒定为1100万(即S + E + I + R = 1100万)。研究者使用了图中所示的SEIR模型。